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

晏白白

首页 >> 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 >> 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荒岛小福娃 我有一扇任意门[末世无限] 我的反派太可爱 星际之以我之名 她美艳无双 反派穿书自救系统 快穿怂包宿主逆袭记 [综英美]当超英变成了纸片人 带着超市回五零 [全职高手]好吧,两全其美
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 晏白白 - 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全文阅读 - 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txt下载 - 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 []

番外·平行空间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整理一些小段子、平行时空番外放在作话免费赠送~另, 完结求打分嗷~

白白爱你们!啾咪!

1.

《克洛森秀练习生寒假实践报告》(第六场淘汰赛前)

批改人:血鸽

魏衍:6点起床。7点负重走, 7点半□□速射手榴弹定点准投, 9点滑降突击训练……

导师批改:85。不要写成流水账。

巫瑾:今天天气晴朗, 万里无云, 我学习了一套A级难度战术闪狙……

导师批改:89。

卫时:今天天气晴朗,天上飘着朵朵白云,我学习了神奇的中轴重锁射击术……

导师批改:88。你和小巫怎么都关心天上有没有云。

佐伊:今天的小巫学习了战术闪狙,凯撒也学习了战术闪狙, 文麟学习了原始重机枪水冷方法。作为队长,我感到十分欣慰……

导师批改:60。文不对题。写你自己。

凯撒:……

(其余部分见作话~)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凯撒:今天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,我学习了一套A级难度战术闪狙……

导师批改:0。PD管一下作业抄袭。

薄传火:冬天是洋洋洒洒的冬,我从寝室走出,雪花打在我冰冷的枪管上,有那一瞬间,我的喉咙因为不经意的感动而干涩。我站在雪地里,拿着枪,就像是在寒冬里戍边的战士。此时的冬天又与他们的冬天一样吗?……

导师批改:89。无用信息太多。嗓子发炎多喝热水。

秦金宝:却说今日拉练,卓玛队长督战。练习生各自分路,某与狙击约定,举火为号,于两翼杀奔,乃逼得贼人不敢冲阵,势必抱守关防……

导师批改:92。文体新颖。那是你训练赛对手,不是贼人。

毛秋葵:今日打靶。9环,10环,9环,10环,10环,10环……

导师批改:1分。PD,这个也管一下。

左泊棠:今日研习近战枪线,对比□□高低姿态开火时的指向性射击。我与明尧以50米靶位为例实践,报告如下……

导师批改:97。范文。

明尧:今天队长……

导师批改:85,写你自己。

夜深。

血鸽放下作业,喝了一口明目枸杞茶。

又是勤勤恳恳浇灌克洛森花朵的一天。

2.

《学神之战·克洛森私立高中》

@

克洛森私立高中。

高二7班。

曲秘姝笑眯眯翻完一本《校霸狂宠:绝爱小学神》,抽出压在模拟试卷底下的《文理双修:重生期末考试之前》仔细阅览。

后座,准备竞争班长的佐伊、左泊棠正奋力背诵竞选讲稿,值日生明尧穿着一双耐克回到未来正在划水扫地,边扫边找学习委员巫瑾唠嗑:“听到没,今天有转校生要来——”

最后一排,凯撒鬼鬼祟祟从抽屉里掏出“鱼网网吧”的开业广告,跟同桌红毛吹牛要去“鱼老师家补习”。很快凯撒旁边纠结起了一批去“鱼老师家补习”的同学,凯撒攥着广告点人:“1、2……4,还有没,5黑搞起,满5个就发车!”

凯撒纳闷问红毛:“你不去?”

红毛:“我不成啊,今天我老大要来……卧槽!”

凯撒身后,走廊上,教导主任P.D.的脸贴住一块擦得干干净净的窗户玻璃,活像校园恐怖电影。

凯撒被没收小广告,放学后写检讨。

P.D.走进教室,身后还跟了一个少年。

单肩包,校服衬衫袖子随意卷起,一米八出头比P.D.还高。

等教导主任介绍到这位是转校生……他慢慢点了个头,无框平光眼镜闪了闪,镜片底下眉眼俊气,没什么表情。

这转校生还是个酷哥。

巫瑾跟着同班同学鼓掌欢迎,热烈鼓掌,鼓掌鼓掌……

就这么鼓着,转校生的视线就盯在了自己脸上。

P.D.立刻给转校生介绍:“这是你们班学习委员,巫瑾。行了,小巫带人熟悉一下同学。”

巫瑾乖巧起立,伸手自我介绍:“我叫巫瑾,小巫见大巫的巫……”

旁边明尧拍桌给巫瑾撑场面:“就是他!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·蔚蓝市解析几何王座合法继承人·克洛森秀的统考高分守护者·白月光学队的巫瑾!”

转校生扬眉,与巫瑾握手,一言不发。

握手时不动声色捏了一下,巫瑾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幻觉。

然而直到现在,巫瑾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巫瑾只能接着介绍班长:“这位是班长,魏衍。”

明尧立刻补充:“电磁大题突击之刃·脱氧核糖核酸证题者·内切三角剑盾职掌人·魏衍。喂喂,给点面子啊。这是活生生的巫瑾和魏衍,就站在你面前!你参加没参加过市统考啊,怎么会没听说过他们?”

巫瑾介绍佐伊:“这是副班长,佐伊。”

转校生扫了眼佐伊胸前的名牌:白月光学队的少队长·物理狙击者·佐伊。

然后是左泊棠。

井仪的曙光晨曦·押题与双押题创始人·礼乐射御书数精通者·左泊棠。

然后是银丝卷的传火者……

克洛森私立,传奇学神班终于在转校生的面前展露出冰山一角。

巫瑾带着转校生转来转去,数道视线新来的酷哥,暗暗打量。

这位是凭实力考入还是砸天价赞助录入?这位将是未来搅动局势的学神,还是深藏不露的学渣?

巫瑾介绍到凯撒。

转校生终于见到了第一位名牌上没有任何头衔的同学。

(无)凯撒。

然后是第二位。

(无)毛秋葵。

毛秋葵见到转校生却十分激动,两眼发光:“老大,你终于来了!老大——”

众人纷纷收回目光。

原来是和毛秋葵一条道上的。

众所周知,毛秋葵、小橘、阿俊等等,均是浮空财团斥巨资砸赞助费送入的克洛森私立高中的“财团董事公子们”。既然红毛与转校生熟识,转校生大可能是个有钱有势的酷哥学渣……

红毛旁边,凯撒激动,似乎意识到了终于有人能和自己争倒数第一倒数第二或者倒数第三:“你兄弟啊,放学一起去网吧啊——”

上课铃终于响起。

新来的转校生被安排在学习委员巫瑾旁边做同桌。

巫瑾从抽屉拿出课本,才发现转校生的视线依然牢牢锁在自己身上。

巫瑾茫然。

转校生示意巫瑾低头。

上课起立前,转校生突然开口。

“为什么不戴名牌。”

巫瑾诚恳:“太长了。”

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·蔚蓝市解析几何王座合法继承人·克洛森秀的统考高分守护者·白月光学队的巫瑾。

转校生嗯了一声。

巫瑾这才发现对方和自己靠的极近,对方的呼吸差点都打在自己脸上。

转校生终于开口:“我叫卫时。”

话音刚落,巫瑾身形一震。

卫时,他叫卫时,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——

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·蔚蓝市解析几何第一任无冕之王·神格消失的放逐者·蔚蓝深空的卫时。

巫瑾心脏剧烈跳动。

自己是“蔚蓝市解析几何王座合法继承人”,正是因为第一任无冕之王卫时从市统考中消失匿迹。关于卫时的传说各不相同,有人说他破格飞升入大学,有人说他已经退学,有人说他看破红尘去做民科。

但卫时此时就坐在他身边。

是他的同桌。

上课起立前的最后几秒,两位解析几何新王与旧王的目光相撞,如金石迸出剧烈火花!

巫瑾:“为什么不参加市统考”

卫时:“退学了,家事。”

巫瑾:“你复学了……为什么转校。”

卫时:“看看新王长什么样。”

巫瑾:“……”

教室前排,班长魏衍表情僵硬带领全体同学向血鸽老师鞠躬:“起立!老师好——”

弯腰鞠躬前一瞬。

卫时在巫瑾耳边懒懒开口:“嗯,看过了。还挺好看的。”

@

生物课开始,同学们纷纷坐下。

巫瑾睁圆了眼睛。

在克洛森私立,很少会有人夸他长得好看。

一般情况下,同学见面寒暄,先夸对方主科学的好,再夸对方副科学的好。实在夸不了,还能夸对方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。看卫同学神态,似乎真的觉得自己,呃,“长得好看”。

导师血鸽开始讲课,巫瑾低头,从笔袋里拿出了一支胡萝卜笔,笔杆是圆圆胖胖的胡萝卜。

卫时:“你喜欢胡萝卜?”

巫瑾:!这人怎么上课还讲话呢!

卫时看了会儿胡萝卜,又看了会儿巫瑾。

这节课学习花青素。

小组讨论环节,新旧理科王者同时合上教科书,在狭小的桌椅之间对拼知识点。

巫瑾:“花青素是天然抗氧剂,水溶性色素。”

卫时:“花青素是酚类化合物中的类黄酮化合物, 是黄酮类代谢途径的分支产物。”

巫瑾语速飞快:“花青素的化学式是C15H11O6。”

卫时冷峻勾唇:“花青素的食物添加剂代号是E163。”

巫瑾一呆:超、超纲了!

卫时大获全胜,向巫瑾勾勾手。

巫瑾:“什、什么?!”

卫时掳走胡萝卜笔在手上肆意把玩。

小胖萝卜是巫瑾生物期中考试满分的战利品,血鸽御赐。巫瑾显然很喜欢这只胡萝卜,卫时戳一下,巫瑾紧张一下。

卫时玩够了,把胡萝卜还给巫瑾,摘下平光眼镜,趴桌上睡觉。

巫瑾:……就睡觉了,睡觉了?啊啊啊啊有人上课睡觉!

下课铃声响起,学习委员巫瑾尽职尽责带领卫时去领初级称号。

“转校生入学,可以在基础称号里面选择一样用于名牌前缀。例如,及格者·巫瑾、上晚自习者·巫瑾。当然,也有少数同学在月考之后直接失去及格称号——”

两人穿过长长的走廊,在楼梯口,却突然有一位陌生同学蹿出!

“巫瑾,我要挑战你!”

走廊上的同学纷纷虎躯一震,是谁,竟然要挑战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·蔚蓝市解析几何王座合法继承人·克洛森秀的统考高分守护者·白月光学队的巫瑾!

那位同学一声冷哼,亮出名牌:理综偏题难题挑战者·红桃J。

走廊顿时哗然!

巫瑾是偏难题破碎者,J是偏难题挑战者,在名牌气势上差了一截。怪不得J要向巫瑾下战书!

走廊上,拿着扫帚清扫包干区的明尧立刻挤进人群,两眼放光:“好的,J向小巫挑战了!巫瑾同学,你愿意接受他的挑战吗!”

巫瑾只能点头。

人群迅速爆发出欢呼。很快有学生会公证人薄覆水到场,将两人名牌暂时收缴。

“巫同学,如果你战败,你将会失去理综偏难题破碎者的称号,而J将夺走你的这份荣光。”

“J同学,如果你战败,你将失去名牌上的全部称号,尽数送给面前这位巫选手。”

“你们准备好了吗。”

两人同意。

薄覆水颔首,将两人带到决斗自习室。两张桌子遥遥相对,巫瑾、J各坐一端,手中是完全相同的两份试卷。

自习室窗户玻璃外被围堵地水泄不通!

卫时透过反光的窗扇,若有所思看向巫瑾。身后,明尧满头大汗:“让一让,让一让,学生会签约解说,个人刷题者林客来了!看比赛哪能没解说!”

自习室内,审题两分钟到。薄覆水按下计时器,巫瑾、红桃J同时开始奋笔疾书!

窗外,解说林客兴奋开口:“决斗开始!现在两人的进度都在选择题部分。第一题是物理,已知6个小球在12个不同摩擦力的粗糙斜面中滚动,众所周知,J是曾经的高二摩擦力小王子!那么这道题对他毫无难度……”

“J解出来了!J比巫瑾提前动笔了!”林客惊呼:“不愧是曾经的摩擦力小王子,或许经此一役,J将会晋级为摩擦力天王!斗题时,先下笔者必以声势胜之——等等,什么!”

“巫瑾动笔了,巫瑾他……他把所有选择题答案都填上了!原来,竟是这样!”

“在J审一道题的时间里,巫瑾同学已经默默算好了全部10道选择题!我的天哪!这是什么样的效率?如果现在不是J的名牌晋级赛,只是普通的刷题匹配赛,坐在巫瑾对面的人很有可能已经投降认输!”

人群喧哗成一片,前来观赛的学弟学妹们叹为观止。

卫时站在窗外。

自习室里的少年面色坦然,笔尖在试卷上一刻不停,字迹圆溜溜似曾相识。

9分钟,J脸色微紧,刚刚答到第二道大题,巫瑾已经接近做完。

林客一掌拍上栏杆:“最后一题是高达20分的解析几何附加题!出现了,是的,二次曲线直纹仿射最速解题法出现了!上一次巫瑾用这种解法是什么时候,期中考试?高二第一次月考?!”

11分钟,巫瑾交卷。

薄覆水收卷,判卷,满分交还。

自习室终于开窗。

J脸色涨红:“我输了。”说完就低下头,快步离开自习室。

明尧在门外嚷嚷:“名牌啊,你名牌不要了吗!”

林客叹息:“众所周知,没有任何前缀的名牌对于J这位年级前10的同学来说,是别在胸口上的耻辱。如果换做我,我宁愿不戴名牌,也不会戴上空名牌——什么?凯撒?请不要用特殊个例和我杠。”

门内,J脸庞发红,血液上涌,离开时同手同脚。

身后,薄覆水把J的名牌缔递给巫瑾,巫瑾开口叫住J:“请等一下。”

J猛地回头。

巫瑾把名牌还给他,推门而去:“加油。”

走廊上,一众同学齐齐给这位再次捍卫荣耀的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让路。

巫瑾继续带卫时走向校技术室。

卫时:“怎么不要了。”

巫瑾做了两节手操,诚诚恳恳:“我的名牌太长,加不了其他前缀,要来也没用。如果抢了他的前缀不用,对挑战者是一种羞辱。”

卫时:“成王败寇。”

巫瑾摇头摇头:“那是他最看重的荣誉。J的力学很强,他值得这块名牌。今天之后,他也不会再向我挑战。决斗不是为了赢,就像考试不是为了拿最高分一样。”

卫时走在巫瑾身后。

像是突然在新玩具上又发掘出了新的趣味。

“有意思,”卫同学琢磨:“平时谁和你一起自习。”

巫瑾:“白月光学习小队……”

卫时:“让他们三个自己玩。”

“明天开始你和我一起自习。”

巫瑾:“???”

卫时命令:“带上你那只萝卜笔。”

巫瑾抓狂:“那是胡萝卜……”

卫时想着,把人抓来自习,总得给一块糖:“喜不喜欢兔子?明天我带一只到学校给你玩。”

巫瑾被卫时过于跳跃的思维惊到一个激灵,开口就要拒绝。

卫时回头,居高临下看着巫瑾,把他整个人拢在自己的阴影之中。

“看你做题的风格,”卫时缓慢伸手,巫瑾危机感大增!往墙角一缩!

卫时慢慢俯在少年耳侧:“你是R码补习班出来的?”

巫瑾身形巨震,脸色微变!

@

R码补习班,全称“Revolutionary Cram School”。

一般这种补习班都有一个高大上的英文名,和一个没人看的全英文机翻网站。而R码直译过来就是——“革命性填鸭式教育补习班”。

与其他补习班不同,R码采用了一种相当极端的教育方式。包括但不限于控制学生睡眠、药物干扰学生多巴胺分泌、建立大脑刷题奖励机制、人工塑成刷题成瘾性。

曾有一段时间,R码是家长们用来解决问题少年的“改造营”。

然而很快R码就被叫停。

学生离营后,必须持续不断刷题才能保持正常生活的精神状态。如果有一天不做题,五羟色胺与多巴胺分泌将直线下降。

蔚蓝市政府在严惩了R码补习班的同时,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拯救从R码出来的“改造学生”。

最终出乎所有人意料,拯救“改造学生”的唯一方法竟然是……

深夜,巫瑾赶紧摇摇脑袋。

不行,想太多了!

现在最关键的问题。卫同学究竟是如何知道自己是从R码补习班出来的??

第二天,卫同学果然迟到。

卫同学竟然直到课间操才来,手上还拎着宠物笼子,里面是一只小白兔。

卫时把小白兔递给巫瑾。

巫瑾:……等等,我正在做操,我正在领跳课间操哇啊啊啊!!

巫瑾只能趁第二节扩胸运动接过兔子,趁第四节体侧运动把兔子放在地上,然后在小白兔面前蹦蹦跳跳。

卫时看了看蹦蹦跳跳的小白兔,再看了看蹦蹦跳跳的巫瑾,心情愉悦。

课间操后,巫瑾严肃找上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卫同学。

巫瑾和兔子一起堵着卫同学。

卫时懒洋洋开口:“你是问,我怎么知道你来自R码?”

巫瑾点头点头。

“想知道?”卫时突然转身,换为把巫瑾壁咚在墙角,饶有兴味靠近巫瑾:“用你们克洛森的方式,决斗赢过我,我就告诉你。”

巫瑾骤然眯眼。

用克洛森的方式。

就是指在1v1刷题对战中赢过卫时。卫时作为解析几何旧王,蔚蓝市理综界的传奇,实力深不可测。虽然自己未必有完全把握能赢,但不妨一试——

卫时伸出一只手指,在巫瑾的小圆脸面前晃了晃:“一个月后,决斗。”

巫瑾断然点头,转身而去。

临走前还被薅了一把头顶软乎乎的小卷毛。

卫时在后面喊了声:“晚上一起自习。”

巫瑾扭头,假装没听见。

心中思绪电转,自己与卫时的顶级刷题决斗,流程之繁琐又与昨天的挑战赛不同。除了比试同一张考卷之外,两位同学还需要在比赛之初进行Ban选——

楼道此时被堵得水泄不通。

巫瑾小心翼翼捧着兔子,在人群里跳了两下,才看到人群镜头的景象。

学生会副会长薄覆水,正在与风纪委员毛冬青进行一场刷题决斗。

这场的解说是白月光学队的优秀学生,陈希阮。

只听陈希阮快速开口:“比赛开始12秒,两位优等生已经入座!接下来即将进入的,就是激动人心的Ban选环节!首先让我们聚焦风纪委员,大毛同学!”

“是的,大毛同学抢到了我们的蓝色座椅!那么毛冬青的一Ban(禁用位),是……是薄覆水同学最擅长的现代散文阅读理解!”

“好的,可以看到我们的裁判方已经绝把散文阅读理解从题库中移除!”

“接下来是红色方薄覆水,他选择的Ban位是,啊!是毛冬青最擅长的化学熵变问题!好的,这一部分题目也已经从题库移除。”

“接下来是毛冬青的一抢,他抢到了五代十国历史!众所周知,这一部分历史考点非常繁琐,接下来两位选手将共同面对这一部分考题,看来毛冬青早有准备。好了,那么薄覆水同学最后选出的counter位是……”

“中东地区地理读图题!薄覆水选出了这一部分题库!下面有请精算者·ban选大师·白月光学队的不灭之魂林珏,为我们带来本场比赛的预测胜率……”

巫瑾抱着兔,站在人群外。

突然反应过来什么。

顶级学神决斗中,必有ban选环节。两位同学根据自己、对方的优劣势删减增加题库,以取得策略制胜。

一个月后自己也要与卫同学决斗。

自己的擅长题型众人皆知。

卫时同学却实力成谜。

“!!!”不行,自己必须提前刺探卫同学的弱点。

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!

巫瑾抱着兔子挤出人群。

卫时抱臂站在树下:“怎么。”

巫瑾:“……晚上一起自习。”

@

于是当晚,巫同学和卫同学一起自习。

自习有百家流派,所擅各不相同。

如魏衍以RNA核糖核酸入道,必先以生物热身,辅以物、化拔高题感,继而洋洋洒洒解千题而不疲。巫瑾则用力均匀,文理交替,往往数十题便释卷,做一两节眼保健操再继续。

故欲窥一人所擅,必先与其自习。

自习室内。

巫瑾握着胡萝卜笔,暗中观察卫同学。

巫瑾做完两节眼保健操,继续观察卫同学。

巫瑾又写了半张试卷,悄悄摸了一会儿兔,再次观察卫同学……

自习课结束。

“……”巫瑾抓狂:这人怎么没做题啊!

卫时在两小时内睡了一觉、抢了巫瑾的胡萝卜笔过来玩、把兔子放在巫瑾的笔袋上,盯着巫瑾的小卷毛若有所思。胡搞瞎搞。

此时卫时心情舒畅,表示下次再一起自习。

21点放学后,克洛森私立门口挤满了接送学生的私家车。其中一辆迈巴赫尤其显眼。

车门打开,左右保镖齐齐鞠躬:“卫少!”

路边的同学ABCDE:“……”卧槽,这人好会装逼!

卫时找了个路灯下光影分明的角度,以最霸总的姿势90度转身,就要让巫瑾铭记这终身难忘的一幕,对过于富贵的自己一见钟情——

卫时一回头,巫瑾早就跑到半公里开外,在公交车站旁高高兴兴买手抓饼。

卫时:“……”

从此之后,巫、卫两位同学开始固定结伴自习。

卫时同学藏锋于内,基本只看卷不动笔。巫瑾只见过他下笔一次——解题之凶残霸道,天摇地动,鬼哭神惊!

这种炸裂式题风,让巫瑾隐隐记起当年的R码。但再细究又了无踪迹。

但两人终于因为自习熟识。

早晨第一节英语课,卫时继续趴桌上睡觉。导师应湘湘敲桌提问:“请第五排戴眼睛的同学翻译……”

卫时头也不抬摘下眼睛,扔在桌上。

“……”巫瑾只能被迫戴上眼镜,站起,乖巧翻译。

中午,克洛森食堂人潮汹涌。卫时随手定了两份外卖,薅着巫瑾去小门口取。

克洛森私立中午不开门,外卖都是从外面用绳子吊进来。

小门口熙熙攘攘,喊叫声此起彼伏:“高二9班红桃K,牛肉拉面加双份牛肉”、“高二7班幻影凯撒,炸鸡全家桶一份”……

巫瑾等了半天,闻着手抓饼香味就往矮墙跑,听到墙后外卖员在喊:“高二7班巫小兔,手抓饼套餐两份——”

巫瑾:“……我不叫巫小兔!”

外卖员:“那你别拿人家巫小兔的外卖啊。”

巫瑾抓狂:“……这是我的外卖。”

外卖员:“那你不是巫小兔谁是巫小兔。”

巫瑾取了两份手抓饼,气愤去找订餐的卫时理论。

卫时冷静表示,不暴露真实姓名,是保护隐私的第一步。

于是第二天中午巫瑾用卫小兔的名义订餐。

来的还是同一位外卖员。

外卖员哈哈大笑:“你不是昨天的巫小兔吗,巫小兔,卫小兔。你俩瞒着学校谈恋爱吧?”

巫瑾:“……!!!”

一周后,巫瑾终于大致摸清了卫时的弱点。

两位蔚蓝市解析几何的新旧王者一样偏科理综,语文作文在及格线上挣扎。

两周后,巫瑾又把卫同学的弱点抛在了脑后,两人放学竟然会一起打会儿篮球。

三周后,克洛森私立模拟考试出分。

两张试卷倒扣在桌上,教室里一片喧哗。

有人被迫摘下“模拟考的数学之光”名牌,有人欣喜若狂戴上“方程式贯通者”,有人以卷面分对赌称号,有人在争相传阅魏衍的生物满分样卷。

教室第五排,巫瑾、卫时分坐左右两侧,数学试卷倒扣。

两人同样对分数信心满满。

巫瑾提出条件:“如果我比你分数高,以后订餐不能写巫小兔。”

卫时点头:“如果没有我高……”

巫瑾睁大眼睛。

卫时:“名牌借我玩一天。”

巫瑾:???

卫时转学一个月不到,至今名牌一片空白,就连教务白送的称号都不要。

有人说卫时要佛系高考,有人说卫时盯上的是巫瑾的名牌——意图在对战中把“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·蔚蓝市解析几何王座合法继承人·克洛森秀的统考高分守护者”夺为己用。

但就连相处近一个月的巫瑾都无法猜透他的意图。

协定达成。

两张卷面翻开。

满分150,巫瑾149,卫时150。

巫瑾一头栽在桌上:“……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!”

卫时扬眉,巫瑾试探性拿起同桌试卷。字体遒劲有力,肆意张扬。整齐划一的“解”、“已知”、“可推导”逻辑缜密,卷面解体格式和班长魏衍近乎一致——

准确来说,是和魏衍、毛冬青都近乎一致。

R码补习班的风格。

巫瑾一惊。

猜测最终验证。

卫时也是R码补习班出来的,那他——

走道边,仍有一群同学在争抢魏衍的生物试卷。明尧抢的最欢,不爱学习的小明尤其喜欢凑热闹。此时魏衍正巧不在,有人议论到班长曾经的“R码补习经历”,明尧立刻接上八卦。

“R码补习班?我知道啊!不就是革命性填鸭式教育补习班!”

“半年前因为药物干扰学生多巴胺分泌被查封了!闹得满城风雨!治疗?……嗨,也不是不能治疗。”

“当年市政府投入大量资源拯救R码改造学生,还真琢磨出一个点子。你们可别在班长面前说啊,说了他得打我。但这是事实!”

“你想,干点什么才能快速促进多巴胺分泌?那当然是谈恋……啊啊啊班长你怎么回来了!”

教室第五排。卫时看了眼巫瑾,十分满意。

巫瑾:“???”

两人座位旁,红毛听了半耳朵,开始骚动。

红毛挠着脑袋看向凯撒:“说到谈恋爱,我还挺喜欢隔壁班花的。你说,有机会吗……”

凯撒正在看30分的化学试卷:“啥?有机?有机不会啊。”

前排,曲秘姝笑眯眯从考卷里拿起一本《学霸哥哥:不谈恋爱就会死》开始翻阅,佐伊十分感慨,R码培训班的同学确实有校园恋爱特权。魏衍还是早脱单早好。

再前排,薄传火表示谈恋爱不如护肤。而旁边的红毛终于给凯撒理顺逻辑。

凯撒:“你要谈,肯定得瞒着P.D.和风纪委员会,咱们旁边有谁是正大光明谈恋爱的……”

红毛:“哎,老大是啊。他就正大光明转学过来追人了……”

巫瑾听力极好。

红毛的老大就是卫时。

卫时来光明正大追人了?他追谁了??这人除了上课睡觉,和周围没有交互啊这人!

巫瑾把试卷还给卫时。

卫时深深看了巫瑾一眼。

巫瑾茫然。

巫瑾若有所思。

巫瑾猛地反应过来!

巫瑾一呆!

@

巫瑾数学比卫时低了一分,愿赌服输,把名牌交给对方。

卫同学表示一周后再给。

一周后……正是两人决战题海之巅的日子——然而目前还顾不了那么远。

当晚,巫瑾战战兢兢背上小书包,战战兢兢刷卡坐公交,战战兢兢回家在书桌坐好。

卫同学入学一个月不到,和明尧、魏衍、佐伊说过两三句话,被应老师罚站2次,被血鸽老师批评1次。

卫同学……该不会是来追应老师的吧!

巫瑾大惊,毕竟应湘湘一共和卫时说过四句话:

“卫同学,出去罚站。”

“时间到了,回来。”

“卫同学,出去罚站。”

“回来。”

巫瑾打开兔笼,在书桌上撸了会兔。

卫时还和自己说过很多话……可他总不会是来追自己的吧!绝对不可能!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小巫啊!

想到这里,巫瑾终于放下心来。

回家后,巫瑾继续在题海里快乐徜徉了一会儿,按照小学生作息睡觉。

桌上的小白兔抱着卫时送的兔玩具,1.2米单人床上的巫瑾抱着枕头。

巫瑾做了一个梦,梦中小巫晚归,担中肉尽,止有剩骨。途中卫同学,缀行甚远。小巫惧,投以剩骨。卫同学得剩骨,目似瞑,意暇甚……

几公里外,卫家宅院内,几十平方米的豪华大床上,卫同学同样做了一个梦。梦里普通小巫脚扑朔,泥塑小巫眼迷离,两只小巫傍地走……

第二天清晨,巫瑾起了个大早,着手调查卫同学的R码补习班背景。

值日生明尧同样早到。

明尧特别喜欢当值日生,因为值日生不用下楼做课间操,可以在四楼阳台上为做课间操的左泊棠热情打CALL。

因此左泊棠是全校唯一一位自带BGM的课间操选手。

岔远了——巫瑾特意挑明尧上学的时间过来,是因为,明尧是克洛森私立高中八卦之王。

小明拿着扫帚,思索开口:“卫时?我记得他那辆S650限量版迈巴赫。那是卫家的车。去年卫家家主去世,6个堂口闹成一团,直到大少爷横空出世艳压、哦不对,镇压全场!”

“说起来大少爷确实消失了一段时间,说是被强制送到全封闭式补习班了……”

巫瑾心想,如果他们的生活是一个短篇沙雕小故事,那明尧一定担当了所有背景介绍和旁白讲解。

明尧突然犹豫开口:“你这个眼神让我觉得,我可能是个工具人……”

“!”巫瑾吓了一跳,安抚:“怎么可能!光荣的值日生小明怎么会是工具人!”

等同学们陆续抵达教室,巫瑾终于把线索理清。

卫时是卫家大少,在卫家大厦将倾的时候被送去R码补习班虐待……也依此因“家事”退学一年。

想到这里,巫瑾十分唏嘘。

卫同学有着非常值得同情的过去,但卫少和自己的生活确实有壁,他的想法也揣摩不透。

毕竟富贵的卫同学坐迈巴赫,而贫穷的小巫连麦丽素都吃不起。

上课铃声响起,卫时踩铃进门。

卫时照例不听讲。

卫时从价值40万的书包里拿出价值20万的定制版镶钻游戏机,和巫瑾说他在游戏机里装了一个兔游戏。

巫瑾:“……”你才想玩兔游戏!

第一节语文,巫瑾认真记笔记,卫时在玩兔游戏。

第二节数学,巫瑾认真记笔记,卫时:“啧,这游戏真好玩。”

第三节英语,巫瑾认真记笔记,卫时:“小兔子进化了,超高校级机械装甲战斗兔。”

巫瑾动了动耳朵,最终强自按捺下好奇心。

兔游戏诱惑失败。

到了中午,卫时转变策略。

第五节物理,巫瑾认真记笔记,卫时掏出一本精编模拟题库。

第六节化学,巫瑾认真记笔记,卫时:“啧,神仙题目。”

第七节生物,巫瑾认真记笔记,卫时击掌赞叹:“好题,好题!”

巫瑾终于忍不住:“你在做什么题。”

卫时邪魅一笑:“想知道?放学后小树林找我。”

巫瑾一秒回绝。

卫时也不理会,再做一题,击掌长叹:“此题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……”

讲台,生物老师血鸽终于忍不住:“第五排的同学,你上课上的好好的鼓掌干什么!”

卫时旁边,特别想看题的巫瑾也忍无可忍:“行,小树林就小树林!”

放学之后,巫瑾带上草稿纸,胡萝卜笔,错题本,充电小台灯,在小树林等待卫同学。

卫同学还没出现,空气里飘荡着淡淡的玫瑰芳香。

巫瑾打了一会儿蚊子,一直打到卫同学出现。

卫时果然带来了精编模拟题库。

巫瑾欣喜若狂,打开小台灯,在树墩上快乐做题。

然而很快他发现,这题他做过的。

还是在R码补习班基地做过……

当时正是寒冬,R码补习班还在内测阶段,高价招收优等生被试体验革命性填鸭式教育方法。

勤工俭学的巫瑾在R码基地做完题,因为电磁干扰脑部多巴胺分泌而略微反胃。巫瑾在补习班门口冒着寒风坐了会儿,边坐边等测试结果出来。当身体差不多缓过来了,巫瑾高高兴兴站起,在台阶旁边堆了一个小小的雪人。

等雪人堆完,不远处的棚屋里传来窸窣声响。然而巫瑾还没走近,就迅速被R码教员拉开:“你知道那里关了谁吗,不许去!”接着就连正对着棚屋的雪人都被教员一脚踹倒……

巫瑾猛地反应过来。

R码补习班,传来声响的棚屋,消失的卫少——

卫时缓慢单膝蹲下。

仰头看着在树墩上做题的巫瑾。

“喂,”卫时把胡萝卜笔抢走,往巫瑾手里塞了一朵香槟玫瑰:“谢谢你的雪人。我还挺喜欢你的,虽然你矮了点。”

“我做你男朋友怎么样。”

@

克洛森私立高中。

夕阳西下。巫瑾从小树林里冒出,夺命奔逃!

校门口,游手好闲蹲着的红毛和凯撒跟巫瑾打了个招呼。

巫瑾愣怔回头,毫无反应。

凯撒大惊:“卧槽,小巫傻了!”

巫瑾呆呆坐上公交。巫瑾呆呆背着书包回家。巫瑾呆呆回到小书桌——

克洛森八卦之王明尧一个短信敲来:“小巫!!!你怎么了!!你怎么傻了!!!!”

贫穷的巫瑾呆呆打开翻盖彩屏手机,脑内翻江倒海电闪雷鸣,最后憋出一句:“……我矮吗。”

明尧摸不着头脑,只能安慰:“没啊没啊。虽然你上学期还挺矮的,这学期不就长到176了吗!……嚯!好大一小巫往天上窜!”

好大一小巫摊在书桌上。

脑海一片乱麻。

卫同学……学习不好玩吗?为什么要谈恋爱……爱是多么珍贵,给数学不行吗,为什么要给男朋友……高尔基说过,书是人类最好的男朋友。不对高尔基怎么说来着……

巫瑾不得不试图沉浸于作业的海洋,用学习来忘却忧伤。然后一提笔就发现,胡萝卜笔忘在卫时那儿了。

巫瑾只能换了支笔,尽量不去想到卫少。

翻盖手机滋滋振动。

发信人:卫时。

“!!”巫瑾吓了一跳,但手机还是响个不停。巫瑾只能打开256色彩屏屏幕。

卫时:“我有三样东西落你那儿了。”

巫瑾:??我胡萝卜笔还没要回来呢!

卫时:“第一样,兔笼旁边隔板夹缝里。”

兔子兔笼都是卫时送的,巫瑾乖巧把兔抱出,对着手电看了眼隔板,里面竟然真有一条夹缝!夹缝里还塞了张纸条——

“不和我谈恋爱,怎么知道我擅长的题型。”

巫瑾:“……”

卫时发完这条就没了声。

巫瑾翻来覆去一晚上,小学生作息彻底打乱,第二天顶了个黑眼圈上课。

胡萝卜笔放在桌上,卫同学请假没来。当晚,卫时又发了一条短信:“第二样,兔饲料的包装纸袋上。”

巫瑾:“……”

兔饲料也是卫同学送的。包装袋是塑料,里面又是锡纸。塑料是干垃圾,锡纸是可回收垃圾,没吃完的兔饲料是湿垃圾。卫同学熟记蔚蓝市垃圾分类回收日期表,所以能推算出自己这会儿还没扔包装袋。

巫瑾从书桌纸垃圾桶里扒拉出包装纸带。

纸袋上“兔哥专用”四个大字下面果然还印着一行小字——

“我能用左手写字。所以,我们可以手牵手一起刷教辅。”

巫瑾:“……!!!”

第三天,卫同学还是没来。巫瑾想着,自己昨天翻箱倒柜,除了兔子没拆其他都拆了,怎么也找不到卫时“落在自己这里”的第三样东西——

卫时短信照常抵达。

“第三样——我的心。”

卫家宅邸,逃课三天整的卫时在堂口处理卫家家事。

那厢,巫瑾终于忍不住旁敲侧击红毛,他卫哥去哪儿了。红毛表示,卫哥表白失败,多巴胺急速下跌,R码补习班施加的情绪锁发作,悲伤逆流成河——简而言之,卫哥在自闭。

几分钟后,卫时接到红毛电话:“你这么说的?”

卫时的语气听不出情绪。

红毛拍胸脯表示:“现在就流行美强惨。我给老大你稳固好人设,追谁不是手到擒来。”

卫时:“我下周去学校。”

红毛:“啊?不再多请假几天?哎老大,你都去学校了,你那病假条能不能借我用用……”

巫瑾连续四晚梦到软软的小雪人。

除了小雪人,有时候是在刷题的卫同学,有时候是在玩兔游戏的卫同学。在这之前,巫瑾只会梦到安培、牛顿、库仑、瓦特、焦耳……

周四,红毛给卫时打电话瞎嚎:“大哥你还是出现吧,小巫同学又打电话问我你治疗怎么样了……”

周五凌晨,巫瑾猛然惊醒。

梦里是上膛的狙/击/枪,带着银色镜面的扑棱蛾子,翼龙上和自己一起做数学题的卫同学。

这是个什么乱七八糟梦!

然而从这天起,巫瑾开始不断梦到自己和卫同学在凡尔赛宫做数学题,自己和卫同学在摩天轮上做数学题,自己和卫同学回到R码基地一起做数学题……

巫瑾心中咯噔一声。

完了。

他好像,有点想见到卫同学。啊啊啊啊啊啊不可以的不能早恋——

到周一早上,巫瑾恍惚中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。

今天是自己和卫同学决战题海之巅的约定之期!!!

巫瑾大惊,来不及就往学校跑。

这场刷题战自己原本不想输,但卫同学还在病中,最好能不着痕迹输给卫同学,让卫同学快乐分泌多巴胺。可输太明显了又容易被发现……

巫瑾终于在自己的座位旁看到卫时。

17岁的卫时脊梁笔挺,穿白色校服衬衫,有点……好看。

巫瑾嗖地移开目光,然而余光被迫扫到卫同学。

卫同学今天是用左手写字。

卫时扬起唇角:“早。”

空气里是干净好闻的皂香味。

巫瑾松了口气。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,多好!

第二节课下课。

两人同时站起,向着刷题战专用自习室走去。高二7班同学一愣,接着蓦地沸腾!

巫瑾要出战了?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·蔚蓝市解析几何王座合法继承人·克洛森秀的统考高分守护者·白月光学队的巫瑾竟然要主动出战了?!是谁,是谁能让小巫选手起身捍卫王座!

什么——竟然是卫时!卫时同学不是迟到早退上课睡觉的学渣吗,等等,听说卫同学这次统考数学满分!难道、难道他是——

观赛解说·林客激动万分开口:“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——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·蔚蓝市解析几何第一任无冕之王·神格消失的放逐者·蔚蓝深空的卫时!”

教学楼轰的被无数喧哗炸开!

高一、高二,数不清的学生如潮水向自习室涌去,为这场史诗级决战掀起第一道波澜。

林客趴在自习室窗外,十分紧张。这场刷题战之后,他的解说段位也将直线上升!

林客:“是的,是他们!隐姓埋名的旧王卫时,和解析几何的新统治者巫瑾。他们来了!他们是正切与余弦相撞,他们曾是两个传奇时代的平行,却在此刻终于正交!”

“是了,卫时来夺回自己的王位了!”

“小巫!捍卫你的王座,要么在这里卫冕,要么失去一切荣耀!”

“好的,蓝色座位上的巫瑾首先开动。他的Ban选是——1Ban必修古诗文默写?!我的天!古诗文式默写是最简单的考核题目之一。巫瑾这一Ban,无异于空Ban,看来他是想堂堂正正和卫同学在题海决斗!”

“那么红方卫时的Ban选是——是更为基础的英语单词默写!”

自习室外猛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巫瑾没有Ban去自己的弱项、也没针对卫时的强项,卫时礼尚往来,同样也把这一Ban位白送给巫瑾。

两人像是在自习室里行了一个精彩的执剑礼。

紧接着2Ban、3Ban、4Ban全部给到送分题,一张难度为S的试卷被随机抽取,最终平摊在两人面前。

巫瑾扫了眼卷面,终于放心。

他的策略很简单。

物理化政历生数学英语,他将全力以赴,给予对手足够尊重。但他同样还需要卷面中包含“作文题”。

巫瑾的作文向来一塌糊涂。除了万里无云就是天上飘着几朵白云。巫瑾以往题战必Ban作文,今天则是特意放出了作文题——为了让卫时赢。

卷面共100分,从数学物理开始,最后是400字速写作文。

监考者薄覆水敲铃,两人同时以最快手速做题!

林客:“开始了,他们开始了!竟然第一题就是两人功成名就的解析几何!从旁观者角度看来的,这张图里竟然有14个三角形12个矩形2个圆角矩形6个圆锥和18个圆……”

“卫时下笔了!”

“天哪,在短短十秒之间,他就画出了第一道辅助线!这道辅助线是如此的精妙,就像人们在命运中注定相连。很好,卫同学已经答出了第一小题!再看巫瑾……啊啊啊!这两个人是如此的默契,两位同学心有灵犀,竟然在18个圆内,做出了一模一样的辅-助-线!”

“化学合成题。巫瑾走精算剂量流派,在两步之间达成结果!卫同学风格大巧若拙,是的,他舍去了所有的高锰酸钾,用最廉价的原料以量取胜,合成了最终剂量结果!殊路同归!”

“物理……”

“英语……”

时间一晃而过。

最后十分钟。

所谓400字作文速写,是指在规定十分钟内,以最快速度审题,完成不超过400字的小作文。文体不限,包括诗歌。

巫瑾轻微活动了一下手腕。

刚才的20分钟对战酣畅淋漓,他清楚知道,卫时和自己的水平不相上下,胜负难决。但到了作文题,只要卫同学不偏题,妥妥就能比自己分高——

作文题是“我的梦想”。

巫瑾机械下笔:“今天天气晴朗,晴空万里,万里无云,太阳高照。我又想起了我的梦想……”

卫时作文写得极快,在结束前8分钟停笔。

巫瑾一紧张,也加速写作,在结束前2分钟交卷。

自习室外,等待已久的同学们十分激动,敲窗等待两位王者的试卷公示——

负责收卷的薄覆水一愣。

批改很快出来,巫瑾作文以微弱优势取胜。

作文以前,语数外物化政史地生9门大课,两人无一丢分。

薄覆水却始终没有公示试卷。

自习室外瞬间哗然。不仅同学纷纷要求试卷公示,就连巫瑾自己也吃了一惊。怎么会有人作文比自己还烂——

在群众抗议之下,薄覆水不得已亮出小分。

卫时:作文(0/20)

在这个世界上,0分作文永远比满分作文来的让人兴奋。自习室窗外,红毛一声卧槽,林客、秦金宝、明尧纷纷表示必须要看到卫时的0分作文,接着凯撒带头起哄瞎嚎——

薄覆水不得已请示教导主任,公开试卷。卷面被点点胶贴在墙上,自习室大门敞开。

浩荡的人潮兴奋涌入,直冲卫时的0分作文——

标题:《我的梦想》

姓名:卫时

作文一共12个字:我的梦想,就是和巫瑾谈恋爱。

巫瑾:“……”

巫瑾:“!!!”

巫瑾:啊啊啊赶紧趁乱跑路啊啊啊——

门口的凯撒一把揪住巫瑾:“小巫,你往外跑干什么。往里面跑啊,里面多热闹,你看卫时作文了没啊……”

巫瑾面如死灰。

整个自习室,无数双激动惊讶好奇的目光向巫瑾席卷而来!

林客一脚踩在桌子上:“我看到了什么!等等,我看到了什么!‘我的梦想,就是和巫瑾谈恋爱’!作为解说,我收回刚才说过的话,卫时竟然不是来夺回自己的王位,而是要和新王共同分享这代表至高荣荣誉的皇座!我的天,我的天!……”

人群里,同学们十分激动,议论纷纷:“公开表白”、“光天化日之下谈恋爱”、“啊啊啊卫同学好帅!”

巫瑾:“……”

自习室外,教导主任P.D.终于挤入人群,拿了个扩音喇叭:“让让,让让啊。卫同学跟我出去一趟,还有巫瑾同学。”

周围同学瞬间惊恐:“他两会被罚站吗!”、“是啊不是说不给早恋”、“好可怜PD棒打鸳鸯”、“呜呜呜明明那么浪漫”

巫瑾:“……”

PD把两人带到办公室。

PD拍了拍桌,表情纠结,终于一声叹息:“市教育局和我沟通过了,你两都上过R码补习班对吧。”

卫时沉重点头。

巫瑾:等、等等,我是上过,但我也没后遗症——

PD十分怜惜:“我懂了。”

“真是苦了你们两个了。解决后遗症的唯一方法就是早恋,我也不拦着你们。小巫恢复的这么好,现在想来,也一定是卫时同学用爱感化的结果。”

巫瑾:“不——”PD!你听我说!

PD摆摆手打断:“不用多说,我都懂。这个世界任何事情,考分、学历、老师家长的期待,都没有健健康康活着重要。因为你们两的特殊情况,学校给予你们一项特权。”

两张崭新的名牌芯片放在桌上。

谈恋爱者·卫时。

谈恋爱者·巫瑾。

赶在巫瑾开口之前,卫时上前一步:“谢谢老师。不过,我还在追他。”

巫瑾一顿。

PD恍然:“那成,我给你们改改。”

谈恋爱者·卫时。

被追求者·巫瑾。

巫瑾:“……”等、等等,还不如不改——

办公室大门刷的关上。

卫时回头,干净清爽的少年直直看向巫瑾:“巫同学。”

“我想追你,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?”

巫瑾一愣。

没有应允也没有拒绝。

卫时把它当成默认,向巫瑾伸手:“谢谢。”

卫时示意巫瑾拿出自己的名牌。巫瑾这才想起,自己数学差了卫时一分,愿赌服输,只能把名牌上交。

卫时将两人的名牌碰了一下。

巫瑾一大串名牌前缀上,最后一栏骤变。

被追求者·巫瑾 -> 被卫时追求者·巫瑾。

“……”巫瑾猛地跳起:“不行不行!”这不得更羞耻了!

卫时理智诱哄:“那你牵一下我的手。试一下,不喜欢我替你把名牌摘了。选择权在你——”

巫瑾半信半疑,伸出爪子轻轻摸了一下卫时。

就一下下。

卫时猛然回握。

两人掌心相触之处,蓦然像是有翻江倒海的电流窜来。梦境中支离破碎的记忆汹涌澎湃,在瞬间将巫瑾卷入。

翼龙脊背、克洛森秀、所有记忆残缺处被补全。

巫瑾脱口而出:“卫时——”

记忆重构。

耳边是滴滴响起的机械音:“脑电波波动达到阈值,被治疗者-卫时,最后一道情绪锁解除成功。”

“请被治疗者-卫时,伴疗者-巫瑾在24小时后出仓。”

巫瑾猛然反应过来。

R码基地,反转的雪人、克洛森私立高中……

他们不在克洛森私立高中。他们在浮空实验室,也在彼此的意识里。

情绪锁治疗最后阶段,是陪伴被治疗者走过最灰暗的记忆。

他深陷大佬的记忆之中,大佬的记忆也被自己影响。

巫瑾回头。

解开完整情绪锁的卫时正是17岁模样,穿着高中校服,站在教务处外的走廊上。

巫瑾感觉十分新鲜,对卫时上下其手:“什么时候想起来的?”

卫时牢牢握住巫瑾:“比你早。”

还有24小时才能出治疗仓。

克洛森私立高中正逢下课,数不清的学生偷偷往教务处这里观望。

卫时肆无忌惮把巫瑾从办公室门口牵走,两人的名牌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拿着扫帚的值日生小明眼睛最尖,狙击手视力不是盖的。只听到小明在远处大声嚷嚷!

“班长!左班长,你看他俩名牌。我也想要一个,这名牌怎么领?是自己去教务处领吗……”

左泊棠眯眼去看两块名牌。

理综偏题难题破碎者·蔚蓝市解析几何王座合法继承人·克洛森秀的统考高分守护者·被卫时追求者·白月光学队的巫瑾。

和他的只有一道头衔的男朋友。

谈恋爱者·卫时。

(平行时空番外完)

感谢啾咪!最后向小可爱们求一下下完结打分~

接下白白会休息十天,再战新文~!

白白爱你们!

《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比奇读书小说网更新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比奇读书!

喜欢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请大家收藏:(m.biqids.com)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比奇读书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前任遍仙界 星际游轮 奥特曼之超神辅助系统 魔禁之万物冻结 春闺秘宠:厂公太绝色 美利坚传奇人生 基因大时代 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系统 我是天才大明星 藏明 娱乐之偶像万万岁 大国重坦 萌娃的超级奶爸 扮演刀子精的365天[综] 开局一把98K 超神学院之阴阳无极 直播之暗黑执法者 捉鬼之我有无限功德值 天师下山 精灵之传奇训练家
经典收藏 咸鱼的末世酒馆[基建] 星际鱼生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未来之剑尊 虐文直播系统 [综]明光 韦恩家的大闺女[综英美] 她美艳无双 快穿之养老攻略 人之域网 这个反派可真像男主 第三十九次攻略 快穿之这个系统总撩我 快穿女主:男神,撩不停 主角攻受怎么为我打起来了 快穿女配:男神,撩一个 系统有点难 下岗向导是猫猫妻 快穿之说出你的愿望吧 爱谁谁
最近更新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快穿攻略:妖孽宿主,开挂了 全服第一收集狂[全息]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非典型缘一 [综英美]甜食控的次元便利店 快穿之虐渣攻略 我的浴桶通未来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无限列车 原来公爵不是人 我有一扇任意门[末世无限] 末日乐园 快穿之祖宗我劝你做个人 快穿:男神撩入怀 方尖碑 快穿宿主她又软又甜 我靠算命爆红星际 人生赢家[快穿] 我在惊悚直播里爆红了
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 晏白白 - 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txt下载 - 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最新章节 - 惊!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